行者文苑
首頁 開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談 史海鉤沉 人文筆記 人在旅途 人間•小說

巨人下的山峰

2015-8-28 23:56 參與:1900 評論:0 繁體

海上漁夫

《海上漁夫》(Fishermen at Sea)是英國浪漫主義風景畫家,著名的水彩畫家和版畫家約瑟夫·瑪羅德·威廉·透納在1815年創作的油畫作品。

□文/ 北風

2011年是第二次到拉薩,在北京路的一書店偶然遇到雨果的《悲慘世界》,與其排列的名著還有許多,我購買了這套書,當時應該是第三次或者第四次閱讀。在拉薩生活過一段時間,主要是為工作,純粹的旅行也有一段時間。如果我們從旅行的角度來看拉薩,就一定是個人皆向往之地。這個毋庸置疑,青藏高原是一個永久的傳說,是人們心中的一個夢,這個夢的起點大概源于人們對靈魂的期盼——人們某種程度需要尋找自我和肯定自我,也正是這一個體情愫鑄就并鞏固著一片圣地。

總是覺得,一個人逃離故鄉、背棄生活,懷著無比堅強的勇氣踏足陌生之地,應該是無畏的,尤其在青藏高原這種觸手及天的地方,人的情愫剎那間也變得高大起來。失戀的人兒有問情的權利,落寞的強者有療傷的情懷,街頭浪子,訴不盡的人間悲歡。每一個人在這雪山之巔都有著強烈的表達訴求,人們在期許自我,一種壓抑的愿望流動在街頭巷角,在這么一個脫離游者本土文化、用精神表現肉體渴望的地方,與書店中的一系列人文名著形成強烈反差。人們說山高人為峰,在一片古老、傳統和世俗的遺愿之地,我們也能感受到偉大的高貴心靈。哪怕是在這天上人間,也難觸及她的高度。

2015年進行了一次逾六千公里的長途騎行,途中再次聽到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,整個旅程幾乎有它陪伴度過——這種陪伴我想更多時候是一種吻合的信念與執著!兜诰沤豁懬繁磉_了人的抗爭精神和美好愿望,這是一種純粹的心靈寫照,但凡偉大的作品我們幾乎都能發現這種特質,那就是超脫世俗,實現人類精神的終極塑造,F實中為生活奔波的我們很難找到這種純粹,偶爾那么一丁點的感觸可能瞬息逝去,畢竟在面對存在的時候,理想是虛構的。類似廣泛的矛盾特征可能存在于我們每一個人身上,我們能在旅途中感受到持續不斷的新穎,這種不被塵俗污染的心態最能貼近一種超脫,最能在一首宏偉的曲子里找到共鳴。是的,我們這么說是可悲的,某些時候不得不說,竊取偉人的心靈,該是一種多么軟弱的體現。

當我們拿出勇氣走進一段旅途,當我們在旅途中結識一段傳奇,一段迎合人性之美的浪漫,沾沾自喜的我們可能忽略了一個極為重要的事實——我們偉大的創作者正身處苦難——正是這一身處苦難現實的人兒創造了一幕幕只許我們懷著無比真誠、純粹的心方可感觸的作品。她給我們洗禮,蕩滌靈魂,點亮燈塔指引更遠的路途;如果是這樣,此時此境,我們就是一個竊取者——人們走了捷徑,才勉強尋獲一絲虔誠。

這樣的事只需要想一想就讓人膽戰心驚,走上高山卻沒有能力居住下來,大言不慚地宣稱為征服者,該是多么令人羞愧的一件事啊。

2015-8-28 拉薩

作者文集:北風文集

[責任編輯:語燃]
收藏|分享 分享到:



最新文章

回頂部 篮球让分13.5规律 加拿大快乐8的算法 正版豪利棋牌官方下载 能赚钱的网页游戏平 今天江苏7位数走势 股票直播平台哪个好 好运彩登录 2018版老版申城棋牌下载 篮球场悬浮地板 单机版麻将游戏下载 qq分分彩计划群